2019-12-09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Fraser Stoddart教授 蒞臨交大分享學習經歷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Fraser Stoddart教授 蒞臨交大分享學習經歷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Fraser Stoddart教授 蒞臨交大分享學習經歷

2016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史托達特(Fraser Stoddart)教授,5日蒞臨交大分享成長經歷和研究成就。他表示,師長一句「希望你找到一個大的問題」,給予他深深啟發,也有幸找到對的問題,貢獻全球科學研究。

 

來自英國的史托達特教授,和法國的索瓦希(Jean-Pierre Sauvage)教授、荷蘭的費倫加(Bernard L. Feringa)教授,共同研發出全世界最小的分子機器(molecular machines),這種奈米等級的機器,能用於開發新型材料、感測器與能量儲存系統,不僅見證科技的小型化革命(miniaturisation),也為化學研究開啟新扉頁。

 

史托達特教授是蘇格蘭南部的農家子弟。他說,直到18歲時,家裡才有了電力,雖然在農場有非常多辛勤的農事,但所有的努力都有所回報和獎勵,他可以盡情地奔跑、發明各種遊戲,「父母為我的教育犧牲很多,也鼓勵我努力並承擔風險。」

 

1960年史托達特教授進入愛丁堡大學,師從化學家赫斯特爵士(Sir Edmund Langley Hirst),「老師告訴我,無論做什麼,都希望找到一個大的問題。」他謹記老師的話,畢業後赴加拿大從事教研,有一次讀到1987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彼得森(Charles Pedersen)的論文,探討18個原子合成大環,「我就想像說,如果先不想大的,試看看只合成5個、6個環,這非常有突破性,我感覺自己找到想探索的『大問題』。」

 

踏上教研之路的史托達特教授,1971年發表探討碳水化合物的立體化學,並嘗試結合冠狀醚立體結構和碳水化合物。他也從1975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普雷洛格(Vladimir Prelog)身上得到啟發,「普雷洛格覺得化學是非常重要的學科,因為它不僅含括自然中的材料,也創建主要合成的部分,這種『史無前例』非常震撼人心,也讓我意識到,化學讓我像一位作曲家、小說家、畫家或雕塑家,可以非常創新。」

 

史托達特教授花了半個多世紀,鑽研超分子化學研究,驗證1965年諾貝爾物理獎得主費曼(Richard Feynman)推測的「非常非常小的世界(very very small world)」,「從奈米的角度來看,材料的製造和複製非常不同,與分子機器有關的物理學讓化學家進入了前所未知的領域,在這些領域中,非平衡動力學主導著它們的性能。」

 

近40年的教學生涯,史托達特教授培育了300位博士生和博士後研究員,他認為,成功的學術在於重視學生教學勝過研究,並讓學生保有研究自主性,而研究的進步就像好事多磨,需要時間醞釀,「成功的秘訣,就是戰勝失敗的能耐。」另外對於研究的口頭和寫作成果,也必須設下高標準。

 

雖然貴為大師級人物,但史托達特教授毫無架子,會後不但耐心回答同學問題,也與同學一一合影。他說:「科學是全球化的,它允許我們齊聚一堂,表達我們的愛,以完全沒有邊界的方式互相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