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3 不怕死神三度敲門 翻轉教育推手方新舟,讓偏鄉孩子人手一平板

不怕死神三度敲門 翻轉教育推手方新舟,讓偏鄉孩子人手一平板
方新舟(中)說,「我們都只活一次,要讓生命有價值!」他退休後投身教育事業,是台灣翻轉教育主將。(記者王建棟/攝影)

【記者鍾張涵/採訪報導】「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這句尼采的名言,可說是為方新舟量身打造。大半生與病痛為伍,他卻在上半生於美國、台灣兩地連續創業、下半生投入台灣翻轉教育。是什麼樣的內在動力,讓他如此堅強?

 

1972年,在新竹交通大學教電子學的教授陳龍英有次上課突然發現,講桌上多了台錄音機。下課就有同學把它收走,下次上課又放上來。

 

他問了一下才知道。電子工程系大三的方新舟生了重病無法上課,便請同學幫忙錄音回去自修。

 

「我很感動,覺得他非常用心向學,」已經退休的陳龍英接受《天下》採訪時回憶,他一方面又想,這位同學看不見黑板,「我在課堂手指黑板說:這個式子帶到那個式子,可得出下面這個式子,他一定搞不清楚。」

 

從此,陳龍英都會將完整名稱講出來,好讓不在場的方新舟能聽懂。「一學期下來,我特別注意方新舟學期考試還拿了九十幾分,好像是班上最高分,」陳龍英笑道。

 

事隔四十多年,68歲的方新舟仍對這段往事記憶猶新,而且充滿感恩。當時,他一聽錄音帶,立刻感覺到老師對著遙臥病榻的他,體貼地調整講課方法。

 

「他很用心地想,怎麼對一個不在現場的人教課?不在場的人,會怎麼聽這堂課?」方新舟說。

 

除了陳龍英,另一位教授張一蕃還特地跑到方新舟家幫他期末考。

 

老師、同學的關懷,讓方新舟因重病而灰暗的心境大為改變。人生觀也在大病不死後豁然開朗,讓他日後走出與眾不同的康莊大道。

 

「20歲生病那年,是老天給我最好的祝福!」他回憶。

 

柯文哲最愛引用的尼采名言「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這句話更應該是為方新舟量身打造的。

 

連續創業家變身翻轉教育推手

方新舟,台灣網通產業關鍵角色,也是台灣少見的連續創業家。他在美國創過公司,也在台灣創立亞洲最大有線ADSL晶片供應商誠致科技。並曾任數據機大廠合勤科技總經理、無線網路通訊晶片大廠雷凌科技執行長。

 

但他退休後的人生,其實影響更大,也更為人所知。

 

方新舟創辦出誠致教育基金會,以及全台最大免費線上教育平台「均一教育平台」,是台灣這波翻轉教育運動的主要推手。

 

他的大學同學、前鴻海集團副總裁程天縱評價,「他退休後做的事情,更真正對台灣非制式教育和協助弱勢,產生巨大影響。」

 

「他絕對是、絕對是台灣這波新教育浪潮的主將,」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強調。

 

嚴長壽描述,方新舟創立均一平台、打破學習空間和時間框架,在教學理念上鼓勵教師創新、翻轉課堂,並積極要嚴長壽一同推動「翻轉教育工作坊」。

 

方新舟不但出錢,「他退休前事業成功高峰所累積的資金,後來都投入基金會,想幫助社會。」

 

更出力,「他像星探一樣,是他一個個走訪偏鄉、拜訪各中小學教師、發掘並招募優秀的老師,來參與工作坊。」

 

「他一直認為台灣整個教育體系應翻轉,坦白講,我都沒有那麼大的宏願,是被他感動、才一起積極推動,」嚴長壽感嘆,「他是出錢出力的人,但他得過癌症,他給自己的指標是:生命必須付出更多。」

 

方新舟的一生,求學、事業、退休人生,在外界看來無比順遂。

 

鮮少人知道,他其實半生多與病痛為伍,20歲肝炎、40歲嚴重腰傷、61歲罹患癌症。

 

20歲:肝炎帶給他的「祝福」

方新舟從交大電子工程系畢業,他這班的出眾人物不少,前鴻海集團副總裁程天縱、合勤董事長朱順一、副董事長陳玉龍、零壹董事長林嘉勳、雷凌董事長高榮智、滾石集團創辦人段鍾潭都是同窗。

 

程天縱說,方新舟脾氣好,做事嚴謹,課業或課外都認真投入,「班上有任何活動,他都主動參與,也屬於比較認真上課念書的學生。」

 

但那個年代台灣爆發許多肝炎疫情,方新舟就是其一。他的醫生是台灣肝炎權威、台大教授宋瑞樓,但「即使是那時候的肝病權威,都說沒辦法把我治好。」

 

方新舟病到無法上學,「我念書時曾看過一本德國小說,講一個賽車手的心情,他的生命就是介於兩次賽車中間,因為每次賽車能不能存活下來,都是問號。」

 

方新舟說,自己就像那位賽車手,「當年覺得我的生命也是在兩次抽血檢查中度過。」

 

方新舟說,生病那年,是老天給予的最好祝福!在那之前,他的個性會在「優柔寡斷」與「剛強」間游移。「但生病把我優柔寡斷那一面變不見,改變我人生的路。我原先也沒打算出國,生病後就決定出國看看。」

 

40歲:腰傷讓他「躺著幹」

交大畢業後,他赴美就讀猶他大學電機工程碩士,之後陸續在美國多家知名科技公司上班,並在美國創立網通公司Stagecoach Communications(驛馬車通訊),一待就是20年。

 

「我在矽谷20年,很多價值觀都在美國成形,」方新舟舉例,像是在美國看到許多白手起家的企業家積極參與公益,促成他很早就思考做公益。

 

1992年,方新舟40歲,卻受了嚴重腰傷, 那時剛創驛馬車,其他伙伴都在會議桌,他一個人躺地上開會,「名副其實躺著幹,就這麼躺一年,哈哈哈!」

 

90年代,台灣電子業開始蓬勃發展,科技菁英掀回台創業潮,方新舟大學同班同學朱順一從美國回台創立台灣第一家數據機公司合勤科技,找方新舟幫忙。於是,方新舟將驛馬車跟合勤合併後,回台接任合勤總經理。

 

但2001年,方新舟離開合勤,為了不與老東家競爭,便創辦IC設計公司誠致科技。九年後,誠致又與另一位大學同學高榮智創辦的無線網路晶片大廠雷凌合併,他出任雷凌執行長。

 

翌年,雷凌又被聯發科以逾182億元購併,是當時國內IC設計業史上最大併購案。

 

「其實我創立誠致時,就希望60歲退休,結果老天爺幫忙!我2001年創立誠致,2009年公司上市、隔年就跟雷凌合併,又隔一年聯發科就把雷凌收購掉,所以我59歲順利退下來了!」

 

方新舟自嘲,「我其實是個理工男,一直都沒有什麼特別的夢想,但很意外跨入很多領域,包括教育。」

 

61歲:當癌症來敲門

從高科技行業離開後,他先創立誠致教育基金會,關懷新住民、進行外婆橋計劃(全額贊助台灣老師、新移民媽媽與新移民之子),但過程中,他深感城鄉差距、貧富懸殊,發現只有「教育」能解決最根本的社會結構問題。

 

在一次參訪花東偏鄉學校的活動,嚴長壽向方新舟分享了美國非營利線上教育平台、可汗學院(Khan Academy)的成功故事、感嘆台灣沒有相似網站。

 

方新舟聽了深有所感,在矽谷有深厚人脈的他,就積極向可汗學院接洽授權,2012年10月,推出台灣版可汗學院「均一教育平台」。

 

均一之名,就是借用嚴長壽常說的教育「均等、一流」概念。

 

平台涵蓋國小至高中數學、自然、語文到電腦科學等科目。有逾160萬名老師與學生註冊、逾一萬四千個線上免費學習影片、五萬四千個學習影片搭配練習題,每位師生都能免費使用。

 

2013、2014年,方新舟和嚴長壽著手推動「翻轉教育」工作坊。

 

方新舟扮演「教改創投」的角色,殷勤走訪偏鄉接觸第一線、發掘有理念的老師、校長,並投入資源協助,一磚一瓦地打造「翻轉教育生態系」。例如,張輝誠和鄭漢文。

 

張輝誠,知名學思達教學法創辦人。他和方新舟第一次見面,方只是坐在教室後方靜靜觀課,但「他是學思達最重要的貴人。」

 

張輝誠舉例,當年他想降低學思達的學習門檻,讓老師分享講義交流教學方針,「我跟方大哥說,我需要一個網路分享平台。沒想到方大哥馬上用最快時間幫我做網站,幫助學思達非常大。」

 

如今,該網站有超過四千份講義,點閱逾兩百萬,甚至紅到美國、星馬、中國等國家。

 

張輝誠說,方新舟謙和、低調,是台灣翻轉教育濫觴。「但翻轉教育四場北中南東大活動,他都坐在最後,完全沒上台講話,把舞台全給老師!」

 

在偏鄉,台東桃源國小校長鄭漢文深有同感。

 

鼓勵老師成為「教育創業家」

台東桃源國小是台灣第一家導入均一平台教學、並委託誠致教育基金會辦學的偏鄉小學,位於延平鄉,六個年級僅79位學生,多屬布農族。

 

來到這裡,只見三至六年級孩子人手一平板,用均一網站上課。

 

老師們直接在大螢幕上觀看每位同學的進度、正解答的題型,如果不斷出錯,同學姓名旁就會顯示紅色「掙扎」狀態,老師可立刻前往同學身邊個別指導,程度好的同學則已開始自行挑戰較難題型。

 

有四十年教育經驗的鄭漢文,其實是在東台灣頗有名氣的改革派校長,但他也承認,「方新舟的教學理念,開拓了我們的視野。」

 

主要是四年多前,方新舟帶翻轉教育工作坊去美國亞特蘭大參加KIPP(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高峰會,認識美國最前沿的教學方法,還參觀華德福教育系統等,讓大半生都在台東的鄭漢文眼界大開。

 

鄭漢文表示,偏鄉有許多弱勢家庭小孩、對學習沒熱忱、老師也很挫折。但方新舟會鼓勵老師用均一、個別了解每位學生的困難,做差異化教學,成為「教育創業者」,翻轉教育現場。

 

這一年下來,孩子竟然對學習愈來愈熱情、有信心,「讓這些弱勢孩子,有了人生新路徑的機會,」鄭漢文說。

 

人生最重要:你要留下什麼?

但鮮少人知,翻轉教育工作坊最忙碌的那幾年,61歲的方新舟卻得了肺癌,「看到報告時,覺得一拳被打在地上!」他嘆了口氣。

 

因為肝病痊癒後,他非常重視身體健康和保養,父親96歲享耆壽,母親現年94歲,他沒有癌症家族病史,覺得應該「可以工作到85歲。」

 

罹癌一事,讓他開始進行傳承和接班。例如讓均一平台於2018年獨立成為「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由呂冠緯擔任董事長。

 

呂冠緯透露,2018年以前,方新舟每年貢獻千萬經費,但未來希望財務更健全,已規劃企業募款45%、大眾定期定額捐款45%、董事會10%的資金結構,期待均一品牌永續下去。

 

方新舟經常自問,「what is your legacy ? 你要留下什麼東西呢?」

 

這有兩個面向:留給自己與家庭、留給社會。「我覺得最壞就是留一堆財產,」他說。

 

那最好是什麼呢?「留下一個好名聲、好典範,可以讓自己兒子覺得:這是我老爸做的!」

 

說到此,方新舟難得面露飛揚之色,想著自己的孩子、偏鄉的孩子、雲端線上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