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4 交大校長張懋中:為什麼台灣員工只會「解決問題」?

天下雜誌674期  文 張懋中

 

【未來高教專欄】過去,我們一直教學生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其實更要追求的,是「定義問題的能力」。否則只能不斷培養出「幫台積電做事的人」,而沒辦法養成「下一個張忠謀」……。

 

前些日子,在晚宴席上巧遇某全球最大軟體公司的台灣區負責人。

 

說到這家公司,絕對是世界頂尖的一家企業。而台灣的大學生若能進得去,通常也不會再考慮加入本地的其他企業。因此我們可以先假設,目前在該公司台灣區工作的3000位員工,都是台灣最頂尖的青年人才。

 

這些人都來自台灣最好的幾所大學,在校表現無庸置疑都是最傑出的。所以當這位台灣區的負責人問我:「你知道這3000人裡面,有幾位正領導全公司300項最主要產品的開發嗎?」

 

我想,該公司全球員工約三萬人,依照正常比例應有30位台灣區員工負責產品開發,不過為表謙遜,保守的猜測是5位。

 

沒想到他回我說,答案是零。

 

「因為台灣員工只擅長『解決問題』,所以總公司凡有物理問題、化學問題、數學問題,都會立即找台灣員工團隊來解答。但定義和規劃產品這塊,就不需要台灣團隊了!」

 

他的這席話,在我腦中一直迴盪不去。

 

缺乏定義問題的能力

 

我們台灣最優秀的3000人才,竟無一人在創新與領導上能取得世界級企業的信任。後來想想,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拿起手中的iPhone手機,從裡到外處處可見台灣公司的solutions(解決方案),但我們不曾是那個成功定義和開發iPhone產品的領導人。

 

身為大學校長,我認為「教育」對改變這個現象責無旁貸。過去我們的教育理念一直強調學生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如今,我們看到台灣學生確實有很好的問題解決技能,但他們卻不能「定義問題」。

 

問題的「解決」和「定義」要如何區分?當我們洞悉人類社會的最迫切需求,創造符合他們需求的市場或產品,那就是能夠定義對的(或值得解決的)問題;當有人已經將對的問題清楚定義出來,負責去滿足者,則只是在解決問題。

 

台灣的青年人要從單純的問題解決者,升級成定義問題的掌舵人,我歸納有四方面必須積極養成:熱情、創新、領導、承擔。

 

從小就不敢作夢

 

走在美國大學校園裡,那些最溫和有禮,遠遠就對著你說「老師好!」的人,一定是從台灣來的學生。

 

我們的青年人是如此地溫和、乖巧,但他們從小被訓練當個單純的問題解決者,腦中很少敢有自己喜歡、想追求的夢想、或成就某事的企圖心,因為我們的家長和社會總是鼓勵年輕人,當一個四平八穩的問題解決者。

 

因為缺乏好奇心和持續追求的熱情,自然沒有動力去開拓新事物、新想法。創新能力的不足,是我對台灣大學生的普遍觀察。

 

其實所謂的創新,並不是天馬行空、無中生有,而是如二十世紀前期教育哲學家杜威所言:「教育即生活。」一個青年人如果從小就好好體驗生活,就懂得苦他人所苦、觀察他人未被滿足的需要(unmet needs),長大才能創造出真正有價值的市場與產品。

 

反之,如果我們的教育只鼓勵大少爺、大小姐們窩在冷氣房裡拚命讀書,白天在學校上課,晚上還要補習,他們怎能知道這個社會缺乏什麼?

 

放手讓年輕人領導

 

當有了熱情與創新,台灣青年人還需要領導能力。

 

台灣學子們有多缺乏這項特質,其實由你我平時的觀察就能得知,無需贅述。但我想強調一點,領導力和判斷力是一體的,以摩西「出埃及」的故事為例,帶領兩百多萬猶太人要脫離生長之地,領導者如何能把這一大群人經過40年歲月度過荒漠,帶往流奶與蜜之迦南美地?

 

這份領導和判斷力來自他的信仰、智慧、生存體驗和人格養成,而其中有滿大一部份是透過學習來淬鍊的。

 

最後,擔任領導者、改革者,其實非常需要學習如何自省與承擔。我們的教育也不該只鼓勵學生成為開創者,卻不知對自己革新的後果認責。

 

林肯總統當年解放黑奴,他得先想好解放以後,黑人們該如何自立?後果會是什麼?產業的革命也一如政治革命,一樣要付出代價。像是發明AI的人,他必須要警戒、反思自己一手創造出來的新事物,會對整體人類社會帶來何種影響,以及有無因應對策?

 

許多人問我,交大能做什麼來預備我們的青年人?我們確實在推動各項變革以圖扭轉困境,但我認為成敗還是決定於社會氛圍與家長觀念。

 

台灣的家庭教育,不期待青年人成為Leader(領導者),而是以追求安穩為主。我常開玩笑說,問題在於交大不斷教育學生幫張忠謀先生做事,卻尚未培養出另一個他。

 

因此,與其從大學端呼籲改變,我更希望透過執筆專欄,與社會大眾、家長們對話。我認為,沒有健康的社會期盼,就沒有健康的大學。

 

放手讓青年們發展自己的興趣和長處、不斷創新、能領導、能承擔,更能夠定義值得解決的問題,開發未得滿足的市場和產品,才是台灣能跟上世界競爭腳步的唯一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