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7 交大電影節開跑 瘋科技也懂人文

交大電影節開跑 瘋科技也懂人文
交大電影節開跑 瘋科技也懂人文

【大成報記者羅蔚舟/新竹報導】

 

「人文電影館的成立,是交大邁向頂尖大學的一個新里程碑;電影是一項跨領域科技與人文、藝術結合的文創產業。適逢交大人社院創立二十週年並成立人文電影館,交大不僅在國內外科技領域有所成就,交大未來將可透過人文電影館推廣文創,科技與人文在學校裡的激盪與互動,讓科技為文創挹注活力與生命力。」交大校長吳妍華於17日在交大電影節說明會上指出,期待交大電影節能深入校園生活與學術中,讓師生共同參與這場跨科技與文化的饗宴。

 

二十餘年前,科技界裡對於理工科系的男性工程師們,賦予「三板先生」外號,意即是「讀書看黑板、研發看面板、跳舞看地板」,主要形容理工科系學生較為「呆板」生活處世個性。然隨著時代潮流演變,以及當今以強調自我意識的千禧世代青年們為社會中堅主體之際,「文化創意」或者「文藝創新」等文創形成主流文化,尤其透過深度了解文化與藝術內涵,更可啟發創新科技的實用性與生活性(User Friendly),讓科技更貼近人文,甚至讓人文接近科技,兩者相輔相成,亦將締造人類福祉。

 

「誰說理工背景的學生不懂電影? 交大學生不只懂,還很瘋電影!」交大是理工資訊的世界百大名校,但其實從台灣電影新浪潮開始的楊德昌、鍾孟宏到九把刀等人,都是校友。成立20年的人文社會學院,今年啟用價值三百餘萬的最先進影像播放設備,規格比照連鎖影城的數位拷貝(DCP)和杜比環繞音效。細緻影音品質讓讓免費觀影的學生驚嘆連連。交大人文電影館是國內院校(沒有電影科系的)中,除中央大學外,唯一配有標準電影放映設備的大學。

 

交大首度推出電影節,以媲美連鎖影城的先進數位放映設備,播出楊德昌、侯孝賢、蔡明亮的本土經典和歐美近年來得獎的名片。從三月到六月,科技與文化的對話在交大人社院的電影館週週上映。電影節活動也開啟台法之間的文化橋樑。出席活動的法國在台協會學術與文化處處長博凱(Nicolas Bauquet)樂見「交大電影節」為校園帶來的台法雙方影像文化交流,未來協會將提供更多的法國電影放映。

 

交大人社院指出,播出台灣本地經典電影的數位修復版是本展的一大特色,包括楊德昌的「恐怖分子」、蔡明亮的「愛情萬歲」、「青少年哪吒」。這幾部經典的傳統35mm電影膠捲,經過中影的數位修復,配合先進播出系統能呈現更多的影音細節。另方面,歐美最近奧斯卡得獎名作「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也是本次播出的熱門片單。人社院院長曾成德熱情地說,自己每部都不想錯過。因為所有片子都是經過人社院師生經過百中選一,兼顧本地與西方、深度與人氣的好片。

 

「Glitch交大人社院電影節」的命名也有深意。負責籌展的建築所碩士班學生楊鎮宇笑著表示,glitch是多媒體系統中出現的訊號異常的意思。這種理工領域最怕看到的故障異常,卻反而是人文觀點看到的突破和反思。影展的三個單元策劃,是「從城市到影像(然後回頭)」以城市為關鍵字,深度剖析影像建構中的城市意象。其次是「看見音效」,旨在感官經驗的轉換中,探討不同媒材的疊加與相乘;最後,「由外而內:朝向外界與深入內裡的電影眼」,我們將隨角色進入潛意識與夢境,透過大銀幕穿梭於現實與虛幻。

 

在交大人社院慶祝創立20週年之際,交大電影研究中心、音樂研究所、建築研究所共同策辦了本次影展,影展主題「glitch」原意指「正常系統中出現的訊號 干擾、微小異常」,例如影像破圖或噪音。在此我們期許藉由本次影展的三個單元《從城市到影像(然後回頭)》、《看見「音效」》及《「由外而內」:朝向外界 與深入內裡的電影眼》,一共29部電影的播映,製造些許的干擾、出錯,刺激觀影者重新注意早已習以為常的城市意象、電影音樂、夢想及潛意識,讓不同領域的 視角豐富我們的生活層次,「劃」開一條與影像並行的逃逸線。

 

交大人社院強調,交大人文電影館設備包括有杜比數位環繞音響(2003年購進)、Christie 膠卷放映機兩台、Christie Solaria One 數位投影機(2014年購進)、 電影銀幕(2014年更新)等。歡迎新竹地區各社區人士前來交大人文電影館「賞音、賞影、賞文創!」來交大電影展顛覆你的想像,更多電影節資訊:請見Glitch 交大人社院電影節臉書粉絲專業https://www.facebook.com/glitchff?fref=ts 。 

 

交大電影影展的話:在交大人社院慶祝創立20週年之際,交大電影研究中心、音樂研究所、建築研究所共同策辦了本次影展,影展主題「glitch」原意指「正常系統中出現的訊號 干擾、微小異常」,例如影像破圖或噪音。在此我們期許藉由本次影展的三個單元《從城市到影像(然後回頭)》、《看見「音效」》及《「由外而內」:朝向外界 與深入內裡的電影眼》,一共29部電影的播映,製造些許的干擾、出錯,刺激觀影者重新注意早已習以為常的城市意象、電影音樂、夢想及潛意識,讓不同領域的 視角豐富我們的生活層次,「劃」開一條與影像並行的逃逸線。

 

從城市到影像(然後回頭):城市一直是電影創作的重要題材,大都會的意象總是強烈吸引著從事各類藝術的人們,也因此許多城市亦藉由電影來進行城市形象的行銷;然而真實的城市並不是攝影 棚裡的一件華美模型,反而更趨近於一個雜亂無章的超大片廠,匯聚著人們的各種慾望。當城市成為電影的取材對象,影像便成為城市中各種慾望及社會結構的瞬時 快照,並反過來影響了人們對城市的想像。在這系列電影中,我們將重新走進劇情片中的虛構城市,並感受紀錄片中的真實政治。從黃明川的台灣政治地景、費里尼 及索倫提諾眼中羅馬的前世今生、到賈樟柯的鄉野神話,城市是人類的欲望集合體,而電影是其中一個鮮血淋漓的切片。

 

看見「音效」:《音樂的力量》(The Power of Music)是愛德蒙·葛尼(Edmund Gurney)於1880年所發表,該「科學性」著作主要探討音樂哲學及音樂心理學;這系列電影觸及在日常生活、愛情、自由及道德等議題中「看」不見但作 用強烈的「音樂的力量」。電影配樂並不像在演奏會那樣能讓人全神貫注在音樂上,但電影帶來的視覺體驗也同時讓音樂跳脫抽象,如此更能鼓舞或甚至操縱人心。 從柏格曼到塔可夫斯基,轉化感官試著去「聽」電影,並藉此重新思考當代人類處境中「音樂的力量」。

 

「由外而內」朝向外界與深入內裡的電影眼:電影史上最早的影片是把鏡頭朝向外在世界,由一個靜止的視點忠實記錄下閃過鏡頭前的所有事物。但隨著電影技術及敘事技巧進步,電影早已打破先前的侷限:不僅 是「向外」記錄小寫歷史的邊緣人物,更「向內」進入角色的夢境與幻覺。這系列電影分為兩個部分:世界電影與台灣電影。在這些電影中,我們將直視夢想及夢 魘、幻想及潛意識,以及那些在體制中隱形的邊緣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