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6 交大可樂王私時代個展 絕妙精彩可期

記者季大仁/新竹報導

 

交通大學藝文空間6日至27日推出新年第一檔展覽「勿忘我~可樂王私時代個展」,邀請台灣本土鬼才插畫藝術家可樂王來校展出,以「私時代個展」為策展核心,精選他每個時期不可思議的個人傳奇代表作,展出共計47件作品,包括2件立體雕塑作品,以及可樂王個人珍藏的懷舊小玩具小物品、歷年出版的圖文書刊、筆記本與周邊商品等,帶來插畫動漫藝術美學饗宴。

 

可樂王是畫家也是詩人,他的文字動人亦有一雙攝影之眼,其幽默逗趣的童真作品像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九零年代以圖文專欄和《旋轉花木馬》漫畫一冊獲得廣大迴響,2003年創辦《壹詩歌》詩刊,詩作經陳珊妮、李端嫻譜成CD「拜金小姐」二輯,榮獲華語音樂傳媒大獎、金曲獎等多項大獎。

 

可樂王從小生長在基隆三坑礦區,彷如遺世獨立的小村。雨港時常下雨,他常開著窗戶一面聽雨聲一面畫圖。只要天氣放晴,就會出門趴趴走,和童黨們打彈珠、玩跳繩,穿梭在小巷、雜貨店、漫畫租書店間,看露天電影、布袋戲歌仔戲、賣藥膏表演,在鄉里耳濡目染的養成之下,可以看出這種台灣獨特民間通俗的色彩風格影響。加上當年電視解除了播放日本卡通的禁令,「每天六點我一定準時回家看卡通,記得當年是三台時代,電視一天只能播30分鐘卡通,錯過就沒有了,因此相當珍貴。」不論美日卡通,從《科學小飛俠》、《無敵鐵金剛》到《米老鼠》,都如數家珍。這也是可樂王因此畫風本土風格相當強烈獨具的原因,他擅長運用將民間童玩、廟宇色彩、卡通動畫轉化成色彩造型線條,以台灣孕育出來的哲思作畫,創造出獨特又有別於西方的「台灣普普風格」繪畫語言。

 

交通大學藝文空間「勿忘我—可樂王私時代個展」中,可樂王首次發表新作《小啾小啾眨眨眼》(2015)二連作,這其實說是兩張動畫原稿也不為過,但卻是不會動,純粹只使用繪畫方式表達的畫作。試問這是當代堅守繪畫性的主張?或只是一種飛蛾撲火的壯烈?從這其中的創造意圖,也可以看出可樂王一貫的龐克、叛逆、試煉可能的火花,的衝撞——畢竟那是件永遠也動不起來的作品、可能的失敗、無聊賴的自我遊戲,這種精神性和創造一直是他的個人派——即便最終只是徒勞。但這種創作情感,無疑都是來自於體內小孩好玩而又孤獨的哀愁。《小啾馬卡龍法國》(2013)雕塑,與其說是可樂王在處理人類和糕點的關係,不如說是可樂王是提出藝術和商品的曖昧性。「如果把小啾(藝術)變成五彩馬卡龍(糕點),擺起來、看起來或者吃起來,會是什麼樣的口味?」紅色代表熱情,藍色代表開朗,白色代表純潔,粉紅色代表夢幻,綠色代表自然,你追求和你需要的是什麼?

 

可樂王經典大頭貼系列《波麗士兔》(2005)、《扶桑花少女》(2005)、《南國少女》(2005)、《一個台灣的大兵》(2005)等,是一種公仔角色設計,也是線上遊戲設計,只有命名,沒有故事,是開放的文本,任由觀者自由組合排列和編造故事情節。從人物設定、造型和色彩中,可以看到絕對性的台灣魔幻寫實風格。而《小鳥A》是一個蛻變期,可樂王的在2005年生了一場大病,大多隨手畫些草稿,後來變化成一隻頭上有一朵花很醜很三八的小鳥,他覺得那是他自己,那個往日的我。

 

循環播放的《自己的皇宮》(2007),描寫的是自己的悠然,在自己小宇宙,放鬆、閉著眼睛,頭上的旋轉花是自己的時間,後面流動的雲是光陰,代表人被放入自然和時光的運行哲學,而成為一種人和世界空間的對應之道。我們特別注意到的是背景螢光色天空的處理方法,給予人有一種超現實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