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5 她開心過每一天 樣樣自己來

【記者王彩鸝╱台北報導】

 

黃筱智能活下來,真的很不容易,媽媽生她時大量血崩,早產且難產,醫生衝出來問黃爸爸「救大人還是救小孩?」,爸爸一句「兩個都要救」,結果生下腦麻女兒;但媽媽只哭了一天,就抱著她遍訪中西醫,把她拉拔長大,如今她不但成為交大學生,還將在6月赴瑞典在國際腦麻年會發表論文。

 

去年泳渡日月潭

 

媽媽「只哭一天」的堅強個性,讓黃筱智成長過程中,碰到傷心的事,雖然會偷偷地哭,但也只會難過一天。「開心也是活一天,幹嘛難過呢?」她一個人住交大宿舍,生活自理,還自己搭公車、轉高鐵,從新竹回桃園家;她經常用自己的生命故事鼓勵別人,去年還成功挑戰泳渡日月潭。

 

黃筱智生活能夠自理真的很不容易,因為她除了腦麻,還有視覺障礙,正常人眼睛視角有120度,她右眼視角只有17度、左眼視角21度,沒有「下視野」,眼睛看不到立體感,六歲戴上矯正眼鏡後才看得清電視畫面。

 

黃爸爸為了有較多時間照顧女兒,辭掉工作開一人公司,民國92年被倒了一大筆帳,這兩年才還清。媽媽何麗梅說,現在一家四口「很小康地餬口過日子」,女兒讀交大、哥哥讀清大研究所,兩個孩子都很出色,問她怎麼教的,何麗梅說,「愛是一切的答案」。

 

何麗梅八年前成立桃園市腦性麻痺協會,協會的口號「遇見生命價值,遇見微笑明天」,也是她教養子女的心情。她說,「腦麻孩子的自我認同很重要」,如果家長用可憐眼光看孩子,孩子會變得退縮,只有放手並給予支持,生命會找到自己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