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30 新世代將是領頭羊 綠建築科技、數字 「就像他們手中的電玩」

【記者陳宛茜╱專題報導】

 

「綠建築教育是一種翻轉教育,翻轉了建築教育裡的師生關係、也翻轉了只重視造型設計與明星建築師的迷思。」交大跨領域設計科學研究中心協同主持人曾聖凱表示。他剛參加完杜拜的世界綠色經濟高峰會,他所代表的交大團隊,將參加二〇一八年中東盃綠建築大賽。

 

曾聖凱今年卅一歲。他在台灣接受建築教育的年代,正好經歷明星建築與綠建築兩種思潮的擺盪。他指出,建築一向有文化、科技兩種層面。新世紀初,法蘭克蓋瑞、札哈哈蒂等明星建築師當紅,鼓勵學生設計重視造型藝術美感、卻不尊重當地自然環境的文化型建築。綠建築興起,又將建築往「尊重自然、重視機能」的科技方向推進。

 

「綠建築讓建築師學會謙卑。」建築師張清華指出,在重視「建築大師」的時代,建築系學生往往「被視覺所迷惑」,只想蓋造型大膽的視覺系建築。而綠建築注重跨界整合、團隊合作,不迷戀英雄主義,「設計者再也不能把自己當成藝術家。」她感慨,許多建築系學生還是迷戀「當大師」,只重視建築造型的設計能力、個人風格。

 

曾聖凱觀察,五十世代以上的建築師,建築教育缺乏綠建築這一塊。而曾聖凱這一代,卻在地球面臨能源危機的時刻念大學、擁有綠建築需要的整合能力、共享觀念與數位知識;「討論綠建築時,很多時候是學生帶著老師走。」

 

和曾聖凱一起參加杜拜高峰會的交大人文社會學院院長曾成德也同意,兩人討論綠建築議題時,「不像師生,反而像建築事務所裡的同事。」面對不斷湧現的新知識,綠建築教育中的師生必須處於「一起共學」的狀態,互相聆聽分享。

 

綠建築伴隨著共享經濟、公民社會崛起。曾成德指出,在這股浪潮中成長的新世代,「用全新的方式看待能源危機」。他預言台灣這一波綠建築革命,「新世代將扮演領導角色。」

 

不過,成大建築系教授林憲德有另一種觀察。他指出,千禧世代的學生成長於台灣物資豐裕的時代,深受美國消費文化影響,視消費為刺激經濟的重要手段,「對浪費無感」。對他們而言,綠建築的科技、數字「就像手中的電玩」。

 

「好的建築師,體內必須流著綠建築的血液。」林憲德表示,若無法將節能觀念內化於心中,再多再新的綠建築教育,也無法培養出綠色建築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