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2 交大教務長盧鴻興:我們不要蛋塔熱

交大教務長盧鴻興:我們不要蛋塔熱
交大教務長盧鴻興:我們不要蛋塔熱

(記者 黃文杰)面對台灣教師、學生紛紛“西進”,新竹交通大學教務長盧鴻興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這是以傳統人才培養的衡量標準來看問題,事實上,60年前,新竹交大資源更貧乏,60年後,台灣成為半導體王國,主要領導人才都來自新竹交大,成功關鍵因素在於,新竹交大不要蛋塔熱。 

 

盧鴻興,美國康乃爾大學統計學博士,新竹交通大學統計學研究所教授,理學院院長,新竹交通大學大數據研究中心主任,現任新竹交大教務長。 

 

中評社問,兩岸交通大學共計新竹交大、上海交大、西安交大、北京交大、西南交大共5校,身為新竹交大教授如何看這波台灣高中生“西進”?為何憧憬上海交大?新竹交大競爭優勢在哪裡? 

 

盧鴻興解釋,傳統升學是以考試分數來判斷是否錄取,也是傳統兩岸高教招生現況,不過今年新竹交大有很大改變,“特殊選才(百川計劃)”完全不看成績分數,老師花時間看學生潛能,學生來源包括實驗教育與自學教育,“選才”不被考試限制,大學四年學制也放寬更有彈性,降低專業領域學分,跨領域學習,作法比大陸更先進。 

 

他說,大陸985或211知名高校,可能都是各省“狀元”,但是新竹交大校長張懋中,過去是台灣中部南投鄉下小孩,會玩但考試未必贏別人,後來透過保送上台灣大學物理學系,接著新竹清大材料工程碩士、交大電子工程博士,在台灣完成學業,後來到美國,通信、雷達、聯結、攝像等研究及開發貢獻卓著,拿到“中研院”院士及美國國家工程學院院士。 

 

盧鴻興表示,現階段的招生考試,看到年輕人花最好時間與最好想像力,去解決已經解決的問題。考試有標準答案,標準答案就是別人已經解決的,面對現代問題或未來問題,這些是沒有標準答案,需要年輕人去挑戰,新竹交大目標是,只要多培養出張懋中校長就夠,事實是台灣教育體制比大陸更有彈性優勢。 

 

他分析,兩岸交大去年共同慶祝創校120周年,張懋中跟大陸其他四校交大校長聊天,強調一所大學,對社會貢獻程度,新竹交大60年前在台復校,從小小電子所開始,現在把台灣半導體產業推到世界第一或第二,學校可以重金禮聘國際大師,短期提升國際學術排名,但大學真正影響力是看長期,特別是對社會貢獻,新竹交大不輸上海交大。 

   

中評社問,台灣最聰明人才,有沒有跑掉?尤其高中畢業生紛紛赴大陸讀書。 

 

盧鴻興分析,台灣過去太強調公平,考試找到類似的人,到了大學,繼續培養一群最會考試,請問“人才”定義是什麼?最會考試?最會找到標準答案?還是敢去挑戰未來?敢去挑戰不知道問題的人?如果延續過去考試招生,也沒有問題,但是會考試,意味最熟悉過去的模式,知道標準答案在哪裡,不是培養一群人,探討未來不知道的答案。 

 

他說,台灣高中生跑去大陸讀書,事實上,包括印度等理工優秀學生也來交大讀書,因為新竹交大替台灣半導體產業貢獻卓著,成為印度學生最愛。 

  

中評社問,年金改革衝擊教授退休金,怎樣看愈來愈多台灣老師被挖角到大陸教書? 

 

盧鴻興解釋,新竹交大除了到國外募款,“教育部”還有“玉山”計劃,爭取優秀老師來台灣教書給予補貼,新竹交大更有綿密的校友系統,樂意協助學校,60年前新竹交大,資源更少,現在只要能夠找到當年,敢於挑戰新的領域與技術,集中資源去創造下個新興產業,會有機會,若跟其他學校一樣沒有特色,連優秀老師也不願來。 

 

中評社問,大陸經濟快速崛起,高教市場也快速進步,怎樣看,全世界最好的人才與老師都在大陸?

 

盧鴻興表示,現在大陸高教確實資源多,學生與老師都到大陸,這是事實,看起來豐富,不過這些國際大師可能在大陸短暫停留幾個月,他認為,新竹交大目標很明確,招生選才管道多樣,人才培育也彈性多元,願意挑戰最困難東西,不是追求蛋塔熱,真正思考台灣的長遠發展,這從校長老師學生到校友,都有一致共識。 

 

他說,過去新竹交大替台灣打造半導體王國,這是新竹交大的驕傲,會繼續保持認同,接下來,不是比誰的錢多,比誰的資源比較多,台灣高校只要確認,不是一窩風做同樣的事,即便人少、資源不多,好好運用特色,還是可能會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