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4 大學法人化重生? 校長籲:讓大學從政府夥計變夥伴

記者馮靖惠╱即時報導

 

成大7年前推動法人化,但因老師擔心退休撫卹沒保障,最後以失敗告終,如今是否有機會捲土重來?教育部年初再度拋出「大學法人化」的風向球,引發高教界議論,但因換了教長,是否延續政策理念,令外界關注。多位大學校長表示,樂見相關法規鬆綁,讓校務決策更加彈性,盼讓大學和教育部的關係,「從夥計變成夥伴。」

 

台灣的公立大學因為不是法人,多年來受政府行政體系、立法、考試、監察諸院的箝制,難以充分發展。

 

教育部次長姚立德表示,國立大學法人化是可以討論的議題,教育部也不排斥跟大學對話,探討法人化的可行性及大學端期待的配套措施。法人化最重要的3個目的是,讓大學追求更高的績效、課予大學更深的責任,這樣才能有更寬的學術自主。為了達到上述3個目的,「國立大學的組織再造和教師和行政人員的觀念重整,都是必要的。」他也坦言,法人化的起步期其實是辛苦的。

 

姚立德指出,大學法人化最大的特色,就是財務自主和人事自主。現在大學的人事跟會計,是由政府派人代管,以後這兩個沒有了以後,大學就必須有更深的自我課責,學校也有更高的財務自主性。以前經費要受到立法院監督,法人化之後,教育部的管轄更少,學校可以自主,所以大學對內必須做好內控,對外仍要善盡社會責任。大學自己要知道,國立大學是有其社會責任的。

 

交通大學校長張懋中認為,大學法人化是世界趨勢,歐美、日本都如此,如哈佛大學、史丹佛大學等,都屬於企業公司或信託公司管理。讓大學自治和自律,「自己管自己」,比較容易發展出特色,也不是像現在每間大學的老闆都是教育部,每所大學都「長」一樣,變成「教育部大學」。他認為,法人化後,可讓大學變成政府的夥伴,不再是政府的夥計。

 

「台灣高等教育優先要做的是鬆綁」,中山大學校長鄭英耀表示,大學已經不是百分之百的公務預算,而是走向校務基金,因此在人事和財主(財務主計)的法令,和學制規範、招生名額、教師聘用、系所調整等等,必須先鬆綁。他說,教育部應更相信大學的自理,而大學仍要受教育部監督管理,但不代表要鉅細彌遺規範,「現在連開會便當80元這麼細的事情都要規範。」

 

鄭英耀說,等未來台灣經濟更好、科技更興旺時,大學法人化也許就會水到渠成,但是現階段更重要的是,先給大學更大空間。

 

中正大學校長馮展華表示,台灣在校長遴選拔管案、教學成本提升而學費喊漲等議題,實務界出現推動國立大學法人化的聲音,大學樂見法規鬆綁,讓校務決策更加彈性。如果政府鬆綁管制,由大學自主管理,可預見校務決策及各校教學研究特色計畫的多樣發展。

 

馮展華說,現在公立大學的校務基金都偏低,大概是12、13個月的現金存量,收益大概都是1%,但因為有很多規定,大家不敢投資、開公司。因為有風險,公務體系也不敢承擔。有些學校明明有技術、有資金,卻「坐在金山銀山上喊窮」。因此,學費、用錢和用人制度要一起鬆綁,「把學校從公務體系拉出來」,這樣法人化才比較有機會。但他坦言,走向法人化及市場化,經費補助及財務自主便是首當其衝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