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5 未曾喝過洋墨水 這位八年級生如何讓臉書、谷歌、台積電爭相網羅?

未曾喝過洋墨水 這位八年級生如何讓臉書、谷歌、台積電爭相網羅?
王毓仁沒有國外學歷,也能爭取到臉書美國總部實習的機會,與世界級人才互相激盪合作。

一隻病毒,打亂了所有的節奏。可是,能將危機化為轉機的企業,會在最低谷時,大膽出手搶人;戰役過後,擁有最多「人才子彈」者,將是新一波的造局者。而你是那個也準備好的實戰人才嗎?

 

AI鬧人才荒,外商「危機入市」搶招在學生 臉書高薪獵才  8年級生身價翻倍漲

 

 

王毓仁,1991年次,現為交通大學光電工程所博士生,去年到臉書美國總部實習4個月,是台灣在光學領域第1位到臉書實習的學生。「跟我同一批進來實習的同學,都是美國光電科技領域前3大相關科系的學生。」他說。

 

 

 

回憶起臉書實習的經歷,王毓仁仍歷歷在目,並記住每一個被震撼教育的時刻。他說,面試臉書實習生的難度並不亞於正職員工,全程採英文面試,共分2天,通過兩關各1個小時的考驗。

 

 

 

第1天,他站在來自不同部門的面試官面前,先被詢問光電名詞的解釋。這一關聽起來好像很基本,但背後考驗的是:面試者是否有扎實的基本學識,不能死背而是要能活用。面試官的問題有如堆積木一般,層層相扣,「透過系統性的追問,我能從拆解問題與講解中,讓面試官了解我解決問題的能力,以及融會貫通的能耐。」王毓仁回憶道。

 

 

 

在實習報到的第1天,部門主管派任的第一項工作內容,就是一個專案。專案進度會議除了注重成果展示外,王毓仁印象最深刻的是,部門主管只問他:「我們能如何幫你將結果做到最好?」並提供他有經驗者的聯繫管道,「很open(開放)的工作模式,跟誰合作都可以。」

 

科技人才供需不均 未曾喝過洋墨水  也能前進外商鍍金

 

 

「震撼教育」當然還包括認識自己的不足。有次他遇到一個問題:如果要算一道光多亮?如何分布、發散?該怎麼計算?「在校學習時,有些算法與coding(編碼)不夠精通,要花上2倍以上時間。」處在高手如雲的辦公室,面對各國高手對自己說:「那我幫你算!」一份好意,讓王毓仁迫切希望自己能更精進。

 

這段長達4個月的豐富實習生涯,不僅讓他拿到台幣60萬元(扣稅後)的優渥薪資,更重要的是累積了未來的身價資產。即使全球因疫情彌漫失業氛圍,但王毓仁一點也不害怕。他不僅已直接獲得臉書繼續合作的機會,且在指導教授林怡欣實驗室的產學交流下,也迎來Google(谷歌)、中強光電、鴻海集團子公司業成的青睞。這些工作都還是他未曾主動投遞履歷就有的好機會,如果再投履歷,機會一定又更多。

 

 

 

其實,在臉書實習機會之前,他就曾為了找尋替代役工作而「小試身手」,一下子就獲得連同台積電在內的3個工作機會。

 

 

 

王毓仁能成為台灣首位到臉書美國總部實習的光學領域學生,除了他的個人條件佳、態度正向積極外,其實也有「全球獵腦礦」的大環境因素。因為科技軟體人才在全球競爭供給不足下,讓王毓仁即使身處台灣,未曾有國外念書或工作的經驗,也能跳出台灣市場,成為國際舞台上待價而沽的搶手人才。

 

 

 

全球科技人才不足,當然也會衝擊到台灣,由下述一個數字就能說明台灣科技人才的不足現狀。104人力銀行人資長鍾文雄就直言:「近3來,每年軟體工程師就缺3.1萬人,而每年台灣相關科系的碩士、學士畢業生約有1.5萬人,顯見供需不平衡。」

 

 

 

供需不均,亦反映於用人變化上。「以台積電為例,過去多傾向台大、成大、清大、交大4所學校畢業生,今年開始擴散到國立中字輩等18所學校,主要職缺是台積電位於南科、中科的測試、製程品保工程師等。近3年薪資成長3○%,年薪從近百萬元,到130萬至150萬元不等。」鍾文雄觀察。

 

 

 

即使今年受疫情衝擊,就業市場異常低迷,但科技人才反倒在一些大企業「危機入市」的操作下,更顯得炙手可熱。「每次大危機後,你就發現一些企業崛起。」前谷歌台灣區董事總經理、現任新創公司沛星互動科技(Appier)獨立董事簡立峰以老東家說明,在2000年網路泡沫時,谷歌手上恰好有剛募集而來的大筆資金,反倒在當時吸收許多倒閉科技公司的人才。「按照這個邏輯,一定有企業會利用這樣的改變,找到更優秀的人才。」簡立峰斷言。

 

3趨勢釀跨國工作潮 外商釋出機會多  讓人才流動更頻繁

 

 

台灣科技軟體人才的「稀缺」,早在3年前就已顯露端倪,主要來自三股力量匯集。

 

 

 

首先是外商研發中心紛紛進駐,直接鎖定台灣科技研發人才。這項趨勢由半導體製造商美光領頭,於2017年宣布在台灣設置「DRAM卓越中心」,鎖定招募2千名研發人才;到了2018年,包括微軟、Yahoo(雅虎)、亞馬遜、谷歌也紛紛在台灣設立研發中心,掀起一股軟體人才熱潮。

 

 

 

其次,是跨國企業到台灣搶才。「現在是LINE日本企業來台搶人才、新加坡蝦皮購物也來台灣徵人,不僅跨國企業的海外公司互搶人才,谷歌、臉書與蘋果也在跨國找人才,這樣的趨勢愈來愈明顯。」簡立峰觀察,這與之前台灣員工要主動徵求機會到外地工作不同,現在是跨國企業親上台灣,要把人才挖到其他國家去。

 

 

 

第三,則是千禧世代的工作價值觀改變,除了金錢報酬外,更加重視生活品質,1992年出生的顏先生就是典型例子。他擁有成大學士、台大碩士的學歷,住在南部的他與多數學長一樣,選擇了最嚮往的台積電南科18廠擔任設備工程師一職,剛畢業就年薪破百萬元,2年後加上紅利,幾乎篤定年薪2百萬元入帳。

 

 

 

「我不怕加班。平常8點半上班,晚上9點下班;若是值班,大約晚上12點前能下班。但公司要求良率要達99.5%以上,心裡總覺得自己做不好,還曾做夢,夢到晶圓破碎。」在凡事講求KPI(關鍵績效指標)與數字管理的高壓環境下工作,讓顏先生即使對台積電的報酬條件很有感,但仍決定就職約半年後去職。

 

 

 

過去,當工作機會不多時,也許顏先生還會咬牙撐住,但當選擇機會變多時,人才流動就更頻繁了。而年輕世代對工作價值觀的轉變,恰巧因外商提供的工作機會,而加劇了外商與本地企業的人才爭奪戰況。

 

產學攜手務實致用 企業深化校園經營  從培養忠誠度做起

 

 

進一步觀察這一波人才戰實況,哪裡是最好的觀察點?答案是學校。為了更早綁定人才,資源豐富的企業紛紛與大專院校合作,除了過去行之已久的產學交流與實習外,現在更深化到由企業提供授課老師,直接進入校園講課。

 

 

 

清華大學「MOXA校園徵才計畫」是個中翹楚,也是全台首創。校方乾脆就請企業內部主管來當授課老師。「讓學生能早點認識企業,企業也能早點引進新血,可以說是三贏。」清華大學學務長王俊程點出企業與校園互動密切,所帶來的實際紅利。

 

 

 

3年前開始實施的計畫,從原先的4家企業,至今已有8家企業參與,其中不乏台灣美光等外商公司。最特別的是,大二生就能選修,且不分科系皆可選修,並強調實作經驗。參與的業師從總經理到第一線工程師都有,學生能選修上的機率達50%,亦不乏學生畢業後就到企業上班的例子。

 

 

 

不到5分鐘車程,從清大校園轉到中強光電所在處。現任中強光電熱傳技術中心研發工程師曾睿正,還沒領到碩士證書,就有4家以上的上市櫃企業聘書等著他。當他還是清大碩二生時,曾擔任「MOXA校園徵才計畫」的助教,也開啟他選擇中強光電的職涯之路。

 

 

 

他自問,除了半導體業外,還有其他的選擇嗎?「以前聽過中強光電、做投影機的,後來才知道原來也有開發無人機。」曾睿正的好奇心,讓自己的職涯從此有了不同風景;對企業來說,也等於提早在校園就找到忠誠度高的適切人才。

 

 

 

中強光電影像產品事業群人力資源中心資深管理師黃鈞杰指出:「就像是『相親』過程,彼此能先認識。」以曾睿正為例,在學時就了解中強光電,自然面試時的問答會比別人更具優勢。「為了找1名人才,1年花在清大計畫的人力就達6到7位。」黃鈞杰說。

 

 

 

「我們會給你一個計畫,在過程中教導你怎麼去製作、學習知識,最後產出一個產品。也就是從命題到解題!」目前是大五生的陳庚鼎參與今年的計畫,為的就是提前認識企業。在同組中有來自工業工程系、物理系、材料系、資工系、英語教學所的學生。儘管最後他選擇升學,但走過的痕跡早已入列中強光電的人才庫中。

 

 

 

外商入境隨俗,同樣深化校園經營,以亞馬遜AWS(雲端運算服務)為例,2018年就與東海大學、輔仁大學成立雲創學院。透過學院,企業幫學校訓練老師,老師受訓後能進行貼近業界需求的授課內容。等於說,從老師的教材與教學方式開始改變起,也能更貼近企業對人才的需求。